徐州水产种苗价格联盟

形录 | 浮世绘:烟云过眼的世界的镜子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
文 胡佳凤


说到日本的设计,首先会想到大概会是“性冷淡”,是MUJI的简约自然。日本设计作品中似乎总带着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宁静和虚无。但在江户时代,一种极具装饰性的艺术——浮世绘却在俗世中生根发芽。




简单的说,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(1603-1867)流行的一种绘画形式,初期为绘制,后因市民阶层兴起,作品需求量增大,转变为木刻版画。在日语中,“浮世”一词有俗世、流行、好色等意味,所以从字面上来理解,“浮世绘”就是描绘当下的社会生活的画作,是追求现世享乐和视觉上的愉悦的画作。


说到现世生活,值得描绘的事物多不胜数,因此浮世绘的题材种类也相当多样。美人画、役者(歌舞伎)绘、花鸟画、肖像画、春画、名所绘、风物绘、名产绘、职人绘、桥绘、店铺绘、食事绘、武者绘、时局绘、乐器绘、历史画、广告绘、伟人画、绘、相扑绘、死绘、源氏绘、画、稽古(技能的练习)绘、流行物绘、妖怪绘、奇术绘……可以说,浮世绘几乎什么都画,它涵盖了平民社会的方方面面,是一种平民艺术。



左上为鸟居清长((1752-1815))所绘的《当世游离美人合》,右上为铃木春信(1725?-1770)的《两少女》,下为喜多川歌麿(1753-1806)的《折布料的妇女》,三幅均属浮世绘中的美人画。



左上出自歌川广重(1797-1858)《名所江户百景》中的《夏之部(上)》,右上为其《名所江户百景》中的《大桥骤雨》,下为葛饰北斋(1760-1849)的《东都浅草本愿寺》,三幅均属名所绘。



上图为歌川国芳(1797-1861),大开本三联锦绘《相马的旧王城(相馬の古内裏)》。


现在,浮世绘所具备的高度的艺术风格,仍然受到众多人的喜爱,并被广泛的运用到设计当中。






上面这幅画就是葛饰北斋所绘的“富岳三十六景”中的“神奈川冲浪里”,它与同组版画中的“凯风快晴”、‘’山下白雨‘并称为三大传世名作,也以“The Great Wave”之名,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浮世绘。两个世纪后的今天,仍有众多画家和设计师从中获得灵感,创作出精巧的作品。





接下来,就从这幅画经久不衰的魅力出发,结合浮世绘的其他名作,来说说浮世绘的独特艺术风格。



浮世绘风景画中,画师常将画面中的某一表现主体放大,使之占据构图的核心位置,以此来凸显主题强烈的存在感,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。以主体的位置为视角安排画面的其他内容,从而使画面有一定的秩序感。由于主体被过度放大,因而往往展现为不全的状态。“《神奈川冲浪里》的主体巨浪也并没有展现出它的全貌,但它的体积使得画面焦点凝聚于其上。


左图为出自歌川广重《名所江户百景 夏之部(下)》的《水道桥骏河台》,图中的鲤鱼旗也因被过度放大而溢出画面。但在以鲤鱼旗为主题来进行表达的同时,这幅画也展现了江户的街市风貌和远处富士山的美景。


日本绘画中有一种特有的构图方式,称为“吹拔屋台”,字面上是去掉屋顶,直接描绘室内的意思。也就是一种鸟瞰式构图。《神奈川冲浪里》的构图,也带有”吹拔屋台“的意味,观看这幅画的人其实不知不觉已经被放置在一个制高点上,从远处的高点,拿着望远镜来看巨浪。这一构图特点在下面这幅菱川师宣的作品中更明显得体现出来。



葛饰北斋在画中运用了一些西方的透视和明暗的技法,前后的海浪好像位于几个不同的平面重叠起来,使得画面有一定的纵深感。这种将传统注重写意的画与西方的写实技法相结合的做法,在浮世绘发展后期的风景画中事实上并不少见。但在前期和中期,因受到中国绘画的影响,浮世绘往往在二维平面上进行创作。


左图为浮世绘后期画家歌川广重所作,右图为中期画家铃木春信所作。


较为独特的是,《神奈川冲浪里》画面构图是由一系列圆形和三角形组成的,这让整个画面更加协调有序,且简洁有力。同时,海浪的”动“和富士山的”静“,电影高潮一般,将落未落的的巨浪,都使整个画面更具视觉冲击。




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往往自称大和绘师,他们在形式和情趣上汲取了大和绘的许多传统因素。大和绘追求唯美主义情趣,避免零乱的线条和过于严峻的笔法,采用浓艳的色彩,具有华丽的特征。因而浮世绘画家也采用抽象的单线概括人物的轮廓、陈设和背景等,从而保持画面的简洁和艺术形象的凝练,同时用复杂的线条表现人物的发式和服装的花纹等细节,使画面华丽而不失平衡感。


用线条描绘物象的轮廓后,再加以着色。着色时多选用红色、绿色、白色、黄色、蓝色等原色及其中间色平涂在黑色的轮廓线之内,不添加光线的明暗变化,这就使它的表达能够带直接而强烈得传递观念,使它的整体风格能够更加大胆且有独特的表现力。


左图为喜多川歌麿的名作《高名三美人》。受大和绘的影响,浮世绘中的人物不分男女,一律是“引目勾鼻”,神态和表情没有多大差异,塑造出取之于形又超越其形、以形写神的作品才是浮世绘肖像画的追求。


浮世绘并不追求真实再现客观事物,不论是人物还是景物。它注重“神似”,在“写形”之上,还要“写意”。


在色彩的选择上也同样如此,根据主观印象将自然色彩进行大胆地概括和变化,形成一种微妙的和谐。这一点在下面这幅葛饰北斋的《凯风快晴》中尤为明显,用大面积的赭红色来表现冰雪融化后露出火山石的富士山,配以蓝色、白色、朱红色,带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,也因此成为日本绘画史上富士山题材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。



浮世绘版画往往以一种主色为基调,围绕着主色调谨慎地选择和组织互补色、对比色和邻近色,使没有渐变,界限分明的平涂色块,也能很好得融合在一起,呈现细腻和谐的色感。《神奈川冲浪里》就以深蓝天蓝和白色三色展现出了海浪的汹涌壮阔。


浮世绘风景画局部使用了色彩的渐变等版画制作技巧,来表现天空、山川等的立体效果,但是这种色彩的渐变效果仍是为了增加画面的美感,避免单调,并不是为了使事物显得立体。


由于日本民族天生喜爱明亮色彩,所以浮世绘风景画中常常出现意象化的明亮的色彩。《神奈川冲浪里》的天空并不是我们日常能够看到的颜色,但在画面当中,这样偏暖色调的明亮天空,起到了协调和增加画面美感的作用。




说了那么多严肃的东西

最后来看一个小广告吧



(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版面编辑 | 胡佳凤

美术编辑 | 胡佳凤




举报 | 1楼 回复